当前位置:首页 > 好人我来评

刘希端

发布时间:2018/9/29 16:22:51 阅读:0 评论:2514

刘希端,男,汉族,1968年8月生,200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现任铜峪村党支部书记,南铜峪村首席代表。

铜峪村位于嵩山生态旅游区的大山深处,刘希端作为铜峪村的支部书记,家在这里,心也全部在这里。台风温比亚还没有来临之前,管委会已经多次下达通知,让大家做好防汛工作。刘希端早早的安排了村干部向村民们下达通知,至少在台风来临前,要让大家意识到可能面临的灾害,做好应急准备。

8月19日,受台风“温比亚”影响,暴雨骤降,一天一夜,没有停歇,看到水位急剧上涨,他心里不禁咯噔一下。“情况不好,”刘希端二话不说,立即组织村干部转移群众,因为铜峪村目前还有四十余户村民住着土坯房,多处地处都是地质灾害多发地点,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。他知道,只要老百姓的安全没事,就不会有大的问题,一定要先把这些群众转移到安全地点确保群众安全。

晚上9点左右,受暴雨冲击,村里电力中断,公路也已被水淹没,积水漫过膝盖,水流湍急。刘希端带领村两委干部不顾个人安危,打着手电筒,涉水进村摸排险情,争分夺秒将群众转移到安全地点。劝离过程中,有几户群众意识不到此次台风带来的危险性,坚决不撤离。刘希端就动员他们的子女劝说,生拉硬拽也要把他们搬走。还有几户是留守老人,家中子女长期在外务工,刘希端就暂时躲在房檐下,在村里的微信群中挨个发消息,动员子女赶紧劝离老人。直到所有群众转移完毕,刘希端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下,而这时隐隐作痛的肋骨才让他想起自己因为着急赶路,脚下打滑摔倒在了石头上。

雨越下越大,让他顾不上疼痛,迅猛增长的河水已经让河道不堪重负。冲毁多出路基,多处路段塌陷。铜峪村整体狭长,部分房屋依河道而建,存在河水倒灌的危险。刘希端打着手电筒在雨中开始巡视河道,此时村东一些道路已经冲塌,无法通行。他改道往西,在村西的一个交汇点,洪水也已经阻断了交通。涉过最浅的地方,刘希端绕道去了村南,这里是全村各处的交汇点,但是这里的水更大,根本无法通过。而这时通讯线杆已经被冲毁,通讯中断,无法联系到其他的村委成员,“灾情就是命令”,刘希端没有犹豫,艰难通过涉水路面,通过河道到达村南。

因为河道流水已经饱和,整个南部山上下来的雨水已经无处可去,全部流到了村南的道路上,路面积水已经到了小腿部位。整个村东广场一片汪洋,通往村外的公路上,人都已经无法站稳。村口的几家因为地势较低,雨水已经倒灌入院子中,刘希端帮助他们找来空心砖筑起一道堤坝,暂时止住了流往院中的水。继续往下走,村民郭中福家中已是一片汪洋,邻居孙兰秀正在自家门口挡水,因水势太大,孙兰秀险些被冲倒。刘希端将孙兰秀劝说回到家中,然后帮她把门口隔水带加固好。这时候到处漆黑一片,刘希端想起村庄上游的水库不知道情况怎么样,水库一旦决堤,后果不堪设想。二话不说,他又奔向水库,一路上坡,加上水中石块很多,很多次他都险些摔倒。他坚持赶到上庄,叫上刘永学、刘永群,三个人提着鞋,趟着滚动着石头的水泥路面,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到水库,打开了闸门。

一夜无眠,咆哮的河水始终牵动着他的心,他和其他村委成员不停的巡视关注着村里的情况。第二天天还没亮,他又经过几个塌方路段赶到社区。整个村内主要道路已经被冲的七零八落,整个铜峪村已经是交通中断,电力中断,通讯中断的状态。出不去进不来,手机没有信号,北铜峪村更是处于失联状态。就在这时,从青泉路口徒步赶来的管委会领导也到达了社区。就这样,刘希端和他们一起徒步赶往北铜峪,十几里的山路,有的地方需要涉水,有的地方需要翻山,最陡的地方需要顺着灌溉的管道爬行。他们不顾疲惫,一路赶往北铜峪,一边查看灾情,寻访住户,了解受灾情况。

接下来的两天,刘希端和村委成员挨户统计受灾情况,安抚村民并动员村民抗灾自救。因为青泉路已经被全部冲毁,他又和村委成员一起靠在青泉路辅路修建的现场,协调相关事宜。直到村里的路通了、电通了,他也没有睡个一个安稳觉,继续在救灾的现场配合搞好灾后救助、卫生防疫和村民自救工作。直到灾后的第七天,在大家的劝说下,他才去医院查看了受伤的肋骨和腿。听说没有大碍后,他又精神饱满的投入了工作中。

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