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好人我来评

蔡相珍

发布时间:2019/3/28 8:34:20 阅读:0 评论:2514

蔡相珍,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,但因为丈夫沈星的英勇牺牲,从此让她的身份转换成了烈士家属,一家三口的美满生活变成母女俩的孤独相向。当然,她不是孤独的,社会、政府、学校、亲人朋友们都在关注着她。她终于从大悲大痛中站了起来,她把丈夫深深地定格在了心里,她觉得在这个家里,丈夫从未远离,她依然可以与女儿坦然地提起爸爸,用爸爸的形象影响女儿,让女儿觉得,这个家和别的家一样没有爱的缺失。

几年来,蔡老师把社会对自己的关爱播洒到双方父母和女儿身上,播洒到对学生的关爱中,努力承担起为人女、为人母和为人师的责任,受到人们的普遍尊敬。

爱家人,奔波在阎良与青州两地

快放寒假了,蔡老师早早抢好了去往西安阎良的火车票。这么多年来,她基本每年暑假都带女儿到爷爷奶奶家,而过年一般是在青州和阎良两地轮流过。今年轮到去阎良了。

公公婆婆在青州待的时间并不多。婆婆在女儿出生后住了半年,那是时间最长的一次,随着女儿长大进入小学,公公腰椎间盘突出越来越厉害,不适合长途奔波,公婆来青州的次数和时间慢慢的减少。蔡老师和公婆都相处得非常好。每次二老过来,她都拉着他们四处逛逛。公公的祖上是寿光人,蔡老师就领二老去寿光转转,看看菜博会,让老人们看看家乡的样子。公公喜欢书法,每次来青州蔡老师都会领他去古街挑选公公喜欢的毛笔字帖等工具。婆婆在青州住的时间长些,就带她去青岛、烟台旅游。有一年婆婆过来时,恰巧到了她生日,蔡老师就约上亲朋好友一块给她过生日,老人高兴不已。去年,女儿整整10岁了,公公和女儿相差一个甲子,蔡老师突然意识到公公已经70岁了,陪老人的时间越来越少,不禁心里一阵难受。要知道,在她心里,一直觉得公公还年轻着呢。虽然来得少,但平时娘俩都给二老打电话,聊聊家长里短。有时,电话没人接,她就打了这个打那个,找不上人心里就忐忑不安。现在网购方便了,她还常常从网上淘点东西寄过去,以表心意。二老一向对过年过节不重视,只有她和女儿回去了,才觉得是过年了,一大家人忙忙碌碌,打扫卫生的,准备美食的,其乐融融。

而相对远在外地的公婆那边,邵庄父母这边蔡老师就去得多了,每周都要回去一次,哪怕只是中午一块吃个饭,看看老人们身体都好才能放心。对于父母,她常常觉得与其是自己在关照他们,倒不如说是父母在照顾自己。当工作忙得照顾不上孩子的时候,母亲总是坐着公交车最先跑过来。母亲膝盖不好,腿疼,带她去医院查过多次也没有好办法治,只能靠贴膏药来缓解疼痛。可母亲毫不在意,不是去照顾她自己的母亲,就是过来照顾外甥女。一家人坐下吃饭,还总是抢着盛饭,倒水,蔡老师总是看不下去,屡屡告诉她坐着等人给你服务才是。作为农村人,在家待得也不愿出去,让他们报个旅游团玩玩觉得花那钱没必要。可说归说,国庆节蔡老师拉着他们到寿光极地海洋世界去转了转,父母看着什么都新奇,高兴得像孩子似的。

爱女儿,培养独立自主的能力

女儿果果一天天长大,现在已经上五年级了。在蔡老师的培养下,孩子非常的活泼,学习成绩优异,小小年纪的她开始学着炒菜做饭照顾自己了。

爸爸走了,是不是就不能提了?蔡老师说不是这样的,反倒是常常和她提起,因为沈星对娘俩的影响太深了。沈星在武汉读研究生时,每天都给女儿打两个电话,中午一个,晚上一个。一到时间,果果就坐在那儿等电话。沈星是个责任心非常强的人,对工作全力以赴,对家庭也不马虎。有点空闲时间,他会拒绝别人的邀约,主动回家陪孩子,从小就教给孩子做人的道理。

果果如果有什么事儿没做好,蔡老师都会告诉她爸爸这件事会怎么做。每次去烈士陵园,果果总是和妈妈一样给爸爸擦拭墓碑,和爸爸说说话。当然,人无完人,蔡老师不光把爸爸阳光的性格、认真的态度等许多优点告诉女儿,也会在女儿犯错的时候指出这一点也遗传了爸爸的缺点,让她不至于感觉压力太大。

有一次学校开运动会,果果特别想参加,可她本身条件不够,不能报名,就委屈的一直落泪,蔡老师就耐心向她解释:“你想拿奖为班级争光非常好,但你想想,跑的更快的同学去参加比赛为你们班级争得荣誉的几率就越大。而你坐在旁边为同学加油鼓劲也是为班级做贡献。”老师心疼孩子,有时想照顾一下孩子,可蔡老师总是不同意:不要特意照顾孩子,该承受的要让她承受,该学会的要让她学会,要让孩子从小明白,想得到什么,只有靠自己的努力去争取,否则是不行的。

有一次,蔡老师给果果看作业,发现她写了一篇关于父母之爱的作文,心里一阵难受。她知道,孩子是渴望父爱的,尤其是看着别的孩子总是由父母双双陪伴的时候。可她告诉孩子:“虽然爸爸不在了,但是爸爸的爱一直都在,你现在生活在一个温暖的大家庭里,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,这些关心都是爸爸爱的延续。”

爱学生,让收到的爱流动起来

2012年沈星牺牲时,蔡老师还在青州二中教学。一毕业,她就开始担任高三美术专业教学。从一名大学生到高三教师压力非常大,没有教学经验,只能边学边教,投注了全部的热情。班里24个学生就有23个考上了本科,全校3个考上美院的学生中她班里就有2个。在担任美术专业老师的四年本科入学率都在90%以上。因为山东省的高考改革,2009年开始教基本能力,在当年高考中平行班成绩排名第一;2010年开始进入实验班教学,当年宋林获青州市理科状元被清华大学录取;2012年班里张双朋、崔秀林两位同学被北京大学录取,周少华被清华大学入取。她不禁庆幸:“我的运气咋就这么好呢!”

丈夫离开之后,学校考虑到她的女儿尚幼,教毕业班太累,市领导安排她在家修整半年,调整情绪,她不肯,学校就把她调到了高一教授美术鉴赏。美术鉴赏课不是高考科目。尽管这样,她仍然像原来一样教,认真备好每一节课,让孩子们在课堂上能学到知识。除了上课,她还负责级部里的一些事。假期里级部有事总是第一个给她打电话,虽然离校比较远但是她从不推辞。

后来,在领导的关照下,她从青州二中来到了青州一中,离家近了,她就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,有时学校需要加班就把女儿带到学校。每年三月份左右,是自主招生最忙的时候,整天接到咨询家长的电话。中午下班回到家,刚要做饭,电话就来了。她就一边做饭一边接电话。有时刚要躺下午休,电话又响了,她也会立即接起来,从不嫌烦。最忙的时候,还要熬夜到很晚。有些家长觉得不认识她,就托熟人找她,她总是说:“你不用托这个托那个的,直接找我就行,我就是负责这块的,肯定会把我知道的都和你们解释清楚。”

工作是平凡的。在蔡老师看来,自己也并没有干得多么出色,只是尽心尽力去做而已。对学生,无论认识与否都一视同仁,能帮就帮,能指点就指点。有个学生崔秀林,现在在北大读博了,还和蔡老师经常联系。还有一个跟着姐姐从湖北过来的学生刘美林,也没有给她什么特殊关照,可她却对蔡老师感恩有加,教师节总是送个小礼物,现在已回到湖北,时常寄特产过来,蔡老师总觉得受之有愧:“我觉得老师关心学生是本分,并没有对哪一个学生特别好,可他们就记住了。”

现在,蔡老师是创新处副主任,负责优生培养工作,熟悉高考政策。她仍然爱絮叨,给自己班或其他班的学生讲讲。在她眼里,总觉得学生就像自己孩子一样,被他们环绕着,心态就年轻了。如果说过去爱学生是出于天性,而现在则是出于感恩和回报。她说:“我们一家人得到社会的关注和关心太多太多,无以为报,唯有好好工作,好好爱学生,这样,我的心里才会舒服些。”

回想2012年第一次见到蔡老师时,面对她的悲痛欲绝只能默默心疼。而今时隔六年半之后再次与她相见,听她畅谈,看到她的笑脸,欣慰她终于从哀伤中走出,并笑对生活。她真的不是孤独的,她找到了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,成为一名爱的传播者,让爱源源不断地流淌出去。愿她从此岁月静好!(孝老爱亲)

提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