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好人我来评

刘庆学

发布时间:2022/8/2 15:48:13 阅读:0 评论:2514

刘庆学,男,47岁,1975年9月出生,山东青州人,国网青州市供电公司变电运检中心变电运维班值班长。

工作中,刘庆学爱岗敬业,连续二十多年守护着青州市内三十多座变电站,承担着为古城青州不间断供电的重任,兢兢业业、勤勤恳恳;生活中,刘庆学笑对人生,面对先后罹患重病的母亲和父亲,他连续13年悉心照料,恪尽孝道、不离不弃,用坚毅笑容撑起父母病床前的一片天空,诠释着人间至孝。他就是电力硬汉刘庆学,是邻里交口称赞的好儿子,更是父母心中温暖的“红太阳”,曾获青州市“敬老好儿女”荣誉称号。

天降横祸 悉心照料

2010年,刘庆学平静的生活被打破,他的母亲突发脑溢血。经医生抢救,从鬼门关捡回一条性命,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,从此卧床不起,生活不能自理。由于两个姐姐远嫁外地,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,刘庆学便义无反顾地扛起了照顾母亲的重担。这一照顾,就是五年。

看着昔日“无所不能”的母亲躺在床上无法自己翻身、大小便失禁的样子,刘庆学想起小时候她背着自己走过田间地头、长大后为自己缝衣做饭的情景很是心酸。即使是知道母亲的身体不可能再恢复过去那般健康,他还是会每天规律地为老人进行恢复按摩,保证良好的血液循环。

那时的刘庆学还年轻,刘师傅在变电站工作,工作方式是连续上班24小时后可以休息2天,这48小时便成了他照顾母亲的专属时间。每次下班后,刘庆学总是顾不上好好休息,便直奔母亲的病床前,接替照顾母亲的妻子和父亲,喂水喂饭、翻身擦洗……为了让母亲有一个舒适的康复环境,刘庆学在家的时候会每隔两小时给她翻身、擦洗、换床单。尽管母亲已不能交流,他还是耐心地给母亲讲故事、拉家常。为了避免自己晚上睡过去,他定好闹钟,按时起床照顾母亲。

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,但刘庆学照顾母亲这五年里,老人奇迹般地没生过一次褥疮,也没有一次感染。可是即便是刘庆学这样细致入微的照顾,老人还是没有熬过2015年,因为病情的恶化离开了她最爱的儿子。

无怨无悔 大孝无声

刘庆学母亲走后,与她携手走过大半生的父亲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。安静的生活仅仅过了三年,2018年7月29日,命运的铁锤再次砸向刘庆学,刘庆学父亲突发脑血栓,被紧急送往医院。历经一天的抢救,医生终于从死神手中抢回了父亲。但父亲却永久地失去了肢体行动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,不能说话也无法动弹。手术过后,苏醒的父亲发觉了自己身体的异样,他情绪激动、无法接受,不停地喊叫,表达自己的悲伤和难过。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看到父亲这副样子,他心如刀绞,这个铮铮的汉子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痛,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刚刚从失去母亲的悲痛中走出来的刘庆学,从那天起又开始了变电站到医院“两点一线”的生活。量血压、擦拭身体、定时按摩,一切仿佛回到了八年前照顾母亲的时候。

他化悲痛为力量,像过去照顾母亲那样,尽最大的努力照顾父亲,帮助父亲做复建。为了配合医院的治疗,刘庆学每天为父亲量血压并做好记录,交给大夫分析病情;为了保持父亲身体的清洁,刘庆学再次设定了夜晚每隔几个小时就响一次的闹钟,恢复到了过去照顾母亲时的生活作息;为了抓住渺小的希望,他还时常在网上搜索相关视频,学习脑血栓病人的康复按摩手法,每天给父亲进行按摩、活动筋骨……在父子俩的共同坚持下,刘庆学父亲的左手已经能够轻微地进行小幅度的晃动。这是一个好的开端,日子终究会一点点好起来的。

今年3月,新冠疫情来势汹汹,变电运维人员需要封闭值守。主任对刘庆学说,“疫情防控需要封闭,你家里能行吗?”刘师傅说,“这个形势,医院我也进不去,在外面也是干着急。有大夫和护工照顾,没什么困难。我是值班长,让我去吧!”就这样,刘师傅踏上了封闭值守的抗疫征程。每次值班结束,刘师傅都第一时间拨通护工的视频电话,了解父亲当天的身体状况,字字句句诉不尽心中的牵挂。3月26日,医院传来消息,父亲突发高烧,情况很不稳定,刘师傅心急如焚给护工打去电话,一遍遍焦急的询问,一项项细致的核对,一句句殷切的叮嘱,他哽咽着对视频里的父亲说:“爸,等疫情结束,解除封闭,我一定,回去好好陪您。”

封闭期间,刘师傅常说:“俺妈生病的时候,父亲总念叨我,守好变电站,干好工作,也是尽孝。想到这儿我心里就踏实了,再苦,也是甜的!”可他微笑的眼中分明闪烁着泪光。再苦,也是甜的。刘庆学的笑容中满是对父亲的牵挂,也饱含着责任与坚守。

刘庆学说,“父母将我抚养成人不容易,就算用自己全部的心血去回报父母也不够。”没有豪言壮语,也没有惊天动地的行为,刘庆学用他十三年践行着“百善孝为先”的古训,咽下世事无常的辛酸苦涩,化作积极豁达和坚韧乐观,用孝心换得父母舒心,用孝行赢得同事尊重,用苦与甜的笑容诠释着人间至孝。(孝老爱亲)

提交